筋疲力盡

我們把牠安置在一塊沙地上,塞爾米拿出了少量的穀子,然後從我們的烹飪鍋裡取出一點 水,這是相當絕望之下的緊急措施。最後,我們引誘牠繼續上路,走到了孤山底部,接著轉 向東邊,沿著孤山的影子行進。 好幾天以來,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有室內設計的跡象,雨水在岩石上刻劃出一道道的溝槽, 有幾塊沙地上長著稀稀疏疏的灌木。塞爾米告訴我,這個地區經常下雨,每隔幾年就下一 次!沙地變成了白堊質的棕色土壤,白色石膏所形成的矮柱散布在山谷裡,像是霉菌一般。 出乎意料地,我們看到了駱駝的足跡,那不是古代商隊所留下的溝槽,而是幾個小時前才留 下的足跡與糞便。塞爾米用拇指和食指捏了 一團黑色的駱駝糞。「這些駱駝吃的是綠色植 物,」他說:「牠們一定是從法拉夫拉來的!」 辦 反向石 腳下的地面愈來愈軟。遠方有成排的鉛筆柏,像是煙霧一般。接著,我們看到一條河流 蜿蜒流過棕色的淤泥之上,水面閃閃發光。我停下來用手擋住陽光,凝視著那條河流,我心 想,那一定是個幻象。可是再往前走,我們看到一叢叢的樫柳,一大塊的沼澤地,蘆葦糾結 在一起。我發現那並不是幻象,而是在沙漠中流動的水。駱駝一聞到水流的味道,猛然抬起 頭來,踏著沉重的腳步朝那裡走去,自從我們出發之後,這是牠們第一次這樣拉著韁繩。我 們必須用跑的才能趕上牠們。「慢一點!慢一點!」塞爾米吼叫著,「這裡要小心!」可是 已經太遲了 。駱駝的後腳跟已經陷到泥沼裡了 ,牠們在這個夢想不到的濕地裡不停地打滑。 其中三隻輕易地走到比較乾的地面上,可是阿姆達卻已經筋疲力盡。牠一個失足,便倒了下 去,直到腋下都陷在黏質的土裡。塞爾米和我趕快衝過去幫牠。阿姆達側躺著,徒勞地掙 扎,接著一動也不動地躺著,還一面嗚咽。我們瘋狂地想將牠的四肢從泥漿裡拉出來,可是 牠愈掙扎,便陷得愈深。我們往下挖,將牠的背給拉出來。阿姆達最後一次使出全身的力 量,我們再將牠往上拉。不久,牠已經把腳完全拉出來了 ,牠邊跳邊滑地從沼澤走出來,到 堅硬的地面上去找其他的設計同伴。牠看起來很可憐,直到肩胛處都黏著硫磺色的泥塊。

Read More »

駱駝倒地

即使是在這般寂寥的沙漠裡,五萬名駱駝騎者以及全副甲胄裝備的屍骨也難以被掩藏長 達兩千五百年之久,而且這是在一項前提之下,也就是這裡曾經發生過足以掩埋一支軍隊的 強烈風暴,如同希羅多德所描述的那般。屏風隔間歷史學者貝茲表示,這裡颳起了 一場 普通的沙暴,可是驚慌失措的波斯人卻殺死了他們的當地嚮導,然後漫無目的地在沙漠中遊 走,最後終於渴死。其他人則推測,嚮導是當地黨羽,他們故意把軍團引誘到沙漠裡,以便 將他們遺棄在那裡。或許這整個故事都是西瓦人所杜撰的,目的是要警告對神諭造成威脅的 人。除非屍骨、盗甲及武器從沙地底下發掘出來,否則我們永遠也無法知道確切的眞相。 我們穿越一個平頂高原緊密相接的地域,有些壁面被腐蝕成奇異的柱子與石棚,像是由 巨人所建造的古怪石柱廟遺跡。這些高原很快便消失了 ,我們忽然置身在無盡的黑色平原 裡,一里接著一里、一小時接著一小時、一天接著一天,風景始終不變,使得我們有種熟悉 的感覺我們根本不是在空間旅行,而是在同一地點標出不同的時間罷了 。在這些平原 上,一個蝸牛殼或是一根草也沒有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指明我們人在埃及,或是在地球上。 這裡不但沒有生物,也看不出曾經有過生物,沒有駱駝足跡、沒有爐磚、沒有動物糞便,也 沒有汽車的痕跡。相反地,這裡除了石頭還是石頭,這些石頭像核心被切掉的老蘋果,像烏 賊與海綿,像銲工工地裡被丟棄的鐵塊,像小孩擺出來的圖案,像黑色與紅色的撞球擺在天 鵝絨般的沙地上。在風暴過後的一個星期,有一天晚上,我們忽然來到了雕鑄成糖塔狀的圓辦錐丘之間,山丘像沒有把手的酒壺,通向另一塊平坦的谷地。早上,我們看到了庫斯山的岩壁,這是個由陡峭岩石與沙子斜坡所形成的險惡混合物,高三百公尺,在晨曦中形成一道拱形。這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地標,在整個沒有生命的會議桌中,這 是唯一可讓人分辨的特徵。 第一 一隻駱駝倒地 就在這個時候,阿姆達倒下去了 。塞爾米試著哄牠站起來,可是牠搖搖晃晃地站了幾分 鐘,又不支倒地。這一次,連我都看得出來,筋疲力竭的喘氣與呆滯的目光是疾病的徵兆。

Read More »

沙漠綠洲

走回駱駝身邊時,我再一次檢視那個幾乎完整無缺的雙耳長頸瓶。很顯然地,這並不是 騎駱駝的貝都人所帶來的。這個容器有多久的辦公桌歷史?還有,它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?在西 部沙漠的其他地方,人們發現了自現代以迄古代的陶器堆。一九一七年,地質學家保爾在達克拉西方大約一百九十三公里處進行軍事勘查,看到了 一座外型優美的山 丘,山丘四周有大量的陶壺,其中只有一些碎掉。當中有一部分是綠洲居民仍在使用的陶壺 形式,其他的則源自古希臘。他想,爲什麼有這麼多的水壺放在露天的沙漠裡?他調查了達 克拉,從而得知了答案。 自有歷史以來,達克拉和它的姐妹綠洲便遭到黑皮膚游牧民族的劫掠,這些來自沙漠的 游牧民族一路往西橫掃。一七七〇年左右,法拉夫拉發生過一次這樣的劫掠行動,盜匪帶走 了婦女和小孩。另一次發生在一八五〇年左右,達克拉的居民將劫掠者趕到遠遠的沙漠裡, 追蹤他們到保爾稱爲「陶山」,並且在那裡發現藏水罐的地方。他們砸碎了大部分的罐子, 因爲他們認爲這些罐子是劫掠者用來存水的。希臘雙耳長頸瓶的出現表示這裡具有古老的歷 史,因此保爾認爲,從古代開始,劫掠者便已經使用這個儲水所在,而這個所在也成了扎蘇 拉傳奇的起源。 我原本想要把雙耳長頸瓶帶走,可是我知道如此一做,我一定會被指控「盜墓」,再加 上駱駝的情況不是很好,我只好拍張照片便作罷。接著我們迅速地喚醒駱駝,再度走進沙漠 裡。方才停留的地方很快便融入沙漠的風景中,彷彿從來也沒有存在過。我們找到了岡比西 斯軍隊的紀念物了嗎?究竟是否有軍隊來過這裡?爲什麼岡比西斯這位世上最有權勢的帝 王,會這麼關心西瓦這個無足輕重的辦公椅,而它對岡比西斯的軍力並不構成任何軍事威 脅啊?維多利亞時代的旅行家聖馬丁表示,希羅多德或是向他提供資料 的人錯了 。他認爲岡比西斯的眞正目標並不是西瓦,而是距離底比斯有十天路程的達克拉綠 洲。他解釋,達克拉也有一座阿蒙神廟,所以希羅多德所提到的「阿蒙人」也可能指的是達,克拉的居民。其他的學者馬上指出,即使達克拉在岡比西斯時代是重要的城鎭事實並非 如此,其阿蒙神廟也是後來的羅馬時期才建造的。

Read More »

邏輯路線

天空看起來還是灰濛濛的,可是 風暴已經結束了 ,到處都留下了灰塵。阿姆達還活著,我們把牠背上的東西卸下來後,牠站 起來呻吟。我們把所有的駱駝串在一起,然後走在藍色的岩石以及小塊小塊的軟沙上。我們 蹣跚地走進另一個天然酵素系列的沙丘之中,這些沙丘被風暴沖刷得很平整,塞爾米指著一個在山谷 之間閃閃發光的東西。遠遠地看,那個東西像個混凝土做成的繫船柱,可是這樣的物品怎麼 會出現在沙漠裡呢?塞爾米走過去仔細硏究那個物品。他很輕易地便把那個東西翻轉過去, 然後把它拿起來給我看。「這是一個瓶子!」他很驚訝地說:「有誰會把瓶子帶到這裡來 呢?」 我把駱駝的腳綁起來,然後走過去檢查那個物品。那是一個很完整的淡乳白色雙耳長頸 瓶,直立時幾乎有一公尺高,瓶頸很窄,側邊有把手,這是一個水壺,當然不是現代的水 壺。它的底部因爲風沙與時間的作用而留下坑坑洞洞的痕跡。它很可能已經在這裡好幾千年 了 。我想,這會不會是西元前五一 一四年,岡比西斯的軍隊經過這裡時所掉落下來的?岡比西 斯的士兵屍骨會不會就埋在這些沙丘的下方?地理位置應該是正確的。假設這些波斯人當時 所走的是那條符合邏輯的路線,那麼他們可能是在法拉夫拉與巴雷恩之間的某個地方死去 的,也就是在這附近的某個地方。 塞爾米興奮地叫著我,並且指著一堆閃閃發光的白骨,有成千上百具那麼多,它們被半 埋在附近一處脊丘下方的沙地裡。這些骨頭顯然已經很老了 ,因爲它們只剩下光滑的琺瑯質 銀狀物,沿著谷底散落在好長的一段距離內。我們無法分辨,這些究竟是人的骨頭或是動物 的骨頭。塞爾米開始用棍子在沙地裡挖掘,不久,他便拉出了 一塊大腿骨,像是巨人握緊的 拳頭一般。「是駱駝!」他宣布道。我們在更遠處的沙地裡搜尋,找到了頭骨、腿骨與胸 骨,這些很顯然都是駱駝的骨頭。塞爾米默默地指著更遠處的另一堆發現物,一群變黑的爐 底石排成三角形的圖案,這是貝都人慣用的辦公家具圖案,它們的四周散布著被煤煙熏黑的棍子,此 外還有一個破了洞的扭曲琺瑯質馬克杯、兩個被太陽曬黑的沙丁魚罐頭、一只畸形的油桶, 甚至還有因熱氣而碎裂的水袋一角、一個纖維質駱駝腳紗,一碰就碎掉了 。「這些都是貝都 人的東西!」他說。

Read More »

奇異寂靜

「牠病了!」塞爾米大叫,「她一動也不動!」 我們對牠又踢又打,結果徒勞無功。大地的腹部發出咆哮聲,沙子擊打著我們的耳朵。 「我們要不就停在這裡,要不就把牠留在這裡!」塞爾米從蒙面的頭巾後方用低沉的聲 音說:「只要風暴一直持續,牠就無法繼續往前走。」 「好吧,那我們就在這裡待到明天早上再走吧!」 晚上,在我們的馱籃後方並沒有自助洗衣庇護所。風在馱籃之間及馱籃四周鞭打著,我們把一塊 毯子綁在兩隻駱駝的背上,以免沙子吹到我們的眼睛裡。我們試著點火,可是在努力了將近 一個小時之後,我們不得不放棄。我們饑腸轆轆地躲進遮蔽物裡,塞爾米說:「奧瑪,這眞 是了不起,不是嗎?你想想看,如果我們待在家裡的話,那就會錯過這一切了!」 這場風暴刺痛的能量實在駭人,我開始了解,它在沙漠周遭居民的心裡所施加的力量 了 。對於古埃及人來說,它是純粹的邪惡,是塞特的子孫,可是西瓦人卻認爲南風曾經是他 們的救世主,最戲劇性的一次是發生在岡比西斯的軍隊。 波斯國王岡比西斯一 一世在西元前五一 一四年征服埃及,同年,派遣五萬名士兵橫越西部沙 漠,這或許是第一次有駱駝同行的撒哈拉遠征。在底比斯,也就是現代的勒克索 附近,一支軍力從主要的軍隊中被分遣出來,奉命去攻打西瓦人並加以奴役,還燒毀了神 諭。「這支軍力的蹤跡最遠可以追溯到綠洲城,從底比斯出發必須橫越沙地七日才能到達這 個地方,」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如此寫道,「一般的報導皆止於軍隊遠達此地,至於他們接下 去的命運就無人知曉了 。」 希羅多德所說的「綠洲城」距離底比斯(或勒克索)有一星期的路程,它唯一的可能是 喀加。從那裡,軍隊可能直接橫越沙漠到西瓦,或者是選擇一條更合邏輯的路線,也就是穿越西部沙漠上的一連串綠洲,從達克拉到法拉夫拉 ,再進到西瓦領地。「後來,他們離開了綠洲,在他們橫越沙漠的臭氧殺菌路程中,來到大約介於綠洲城與阿蒙神廟邊界的地方,」希羅多德寫道,「就在他們吃中餐的時候,一道極爲猛烈的南風將他們埋在沙堆裡,他們便永遠地消失了 。」雙耳長頸陶瓶隔天早上我們醒來時,四周是一片寒冷而奇異的寂靜。

Read More »

精靈作品

河馬曾經玩泥巴的地方,現在有新月型沙丘在這裡生 根。牛隻曾經在其中閒蕩的草地,現在人們得一杯杯地分配飮用水。好幾千年之後,皮膚皺 縮、飽經風霜的人們奔馳過沙地,他們的眼睛像鷹一般,他們的臉上皺紋滿布,而他們所騎 的奇怪動物就叫駱駝。他們穿著長袍、包著頭巾,一心一意尋找水源,對於曾經在他們腳下 繁茂生長的綠色世界一無所知。他們在岩石上所發現的奇怪圖像來自被遺忘時代的訊 息,對他們來說,永遠都是精靈的seo作品。 塞爾米和我或許是最後一批驗行在這些沙地上的人,我們沿著沙丘的斜坡,踢起陣陣的 塵煙。我們在沙丘之間停下來吃午餐,午餐是沙丁魚罐頭以及長著無害綠霉的厚乾麵包,接 著,塞爾米準備他的菸斗。他才層要點燃^斗,忽然停了下來,嗅了 一下,把菸嘴放下來, 並且跳了起來。「你看!」他大叫,指著地平線。好幾根柱狀的黑煙從我們的身側飄過去, 像是起了森林大火。礫石打在我們的臉上,刺痛我們。整個沙漠都在顫動,彷彿有一輛巨大 的馬車正駛過沙漠地表。「這會要了我們的命!」塞爾米大叫,「讓駱駝開始走吧!」我們 還沒來得及把東西收拾好,沙子便已經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,向我們襲來,好似蜂擁而上的 熱帶大鵰。我們把臉包起來。我身上都穿了三件長袍和羊毛緊身內衣,可是還是冷得發 抖。我們邁開大步走進煙塵裡,彷彿置身在蘆葦叢中。能見度已經降低到只有幾公尺,整個 沙漠充滿了 一股邪惡的力量。我們從山丘上走到一塊散布著小圓石的平地,然而小旋風還是 在我們的身後緊追不捨,它劈著我們的頭部、灼傷駱駝、跑進我們的眼睛、鼻子和耳朵裡。 腳下的沙子波浪愈來愈厚,甚至會一顆顆地移動,像是巨大的蟻群。我們踉蹌地走進柔軟的 沙地裡,又踉蹌地走出來,被尖銳的岩石給紳倒,一邊詛咒,一邊大叫。中型沙子所形成的滾滾浪潮不斷地拍擊我們頭部。風勢強到連駱駝也把頭別過去。整個下午,我們在風暴中奮力前進。忽然,塞爾米大喊著要我停下來。我轉過頭,發現那隻我們喊牠叫阿姆達,意爲少校)的公駱駝坐了下去。

Read More »

純粹種族

她們不像 男人那樣有關鍵字行銷見識,這就是爲什麼她們得安份守己。像我就有一個女親戚,她的功課很好,想 要去讀大學,然後當老師。這樣她就可以管我們了 ,因爲我們連看書寫字都不會。她的堂哥 有優先娶她的權利,他很頑固,決定娶他堂妹當老婆。『我會馬上教她不要讀什麼書!』他 這麼說,而且也這麼做了 。現在她是個好老婆,也是三個小孩的媽。」 「你們爲什麼都和堂表兄妹結婚?」 「這是因爲女方可以從她父親那邊繼承一些土地和動物。如果她嫁給外面的人,財產就 會到別的家庭去了 。我們的女人對我們來說很特別。她們是貝都女人,她們戴面紗、穿黑 篇 袍,而且可以像貝都人一樣跳舞。女人是我們的財產。雖然我沒有很愛我老婆,可是要是她 跟哪個男人亂來的話,我會把她殺了 ,然後把那個男的騙到沙漠割斷他的喉嚨,不管他是誰 都一樣!女人就是我們的榮譽。有些貝都人娶農民的女人當老婆,通常是娶來當第一 一個老 婆,可是我們絕對絕對不會把女兒嫁給農民!」 我思索了 一下,發現貝都人對於血統的熱愛,同族結婚的制度讓每個男人都有權娶他的 堂表妹,以保存「純粹」的基因血統,這使得他們深爲西方貴族所喜愛,因爲對他們來說, 這些貝都人代表了「地球上最純粹的種族」。貝都人的菁英是那些具優勢的部落,而且他們 的族人可以將系譜直接追溯到高貴的祖先身上。他們聲稱是透過不斷的近親通婚,而得以保 有這條直接的系譜。事實上,系譜基本上是虛構的,而且經常改變以接納和部落其他成員一 點也沒有血緣關係的個人或網路行銷團體,就像塞爾米的族人娶農民的女子一樣。這些團體和個人當 然也有可能與其他家族的成員通婚,而爲基因帶來新的血緣。 部落的系譜事實上是一項政治武器。照理說,它們應該可以界定部落之間的關係,也就 是說,根據血緣的純粹度來界定部落的「優」與「劣」,可是這些系譜卻不斷地重建以適應 特定時空的權力關係。例如,若是某一個部落或是某一個家族力量增強時,系譜可能會遭更 改以顯示這個部落是直系子孫;若是這個部落的力量變弱,它很可能就被移到系譜樹的末 梢,甚至可能完全從樹上掉下來。

Read More »

乾旱和饑荒

我們可以在庫達族的身上看到一個重寫系譜的貿協例子。庫達族是以實瑪利的後 裔族群,在西元六八〇到六八四年間的阿拉伯半島內戰中,他們曾與卡譚族交戰。然而與卡最後的貝都人譚人結盟之後,他們便神奇地從以實瑪利的系譜樹轉往卡譚人的系譜樹了 。系譜呈現的並非眞正的基因純粹度,而是那些一起行動、彼此覺得親近的族的關係圖示,不管他們原本來自何種背景。系譜是實際情形的隱喻。格拉布關於貝都人「古貴性」的 論述在這一點上是站不住腳的。這樣的品質既不能歸於「純粹」的血統,也不能於道德上 較優等的行爲。這只不過是對於財富、聲望與政治力量的承認。 「對貝都人來說,家庭勝過一切,」塞爾米繼續說:「我們所賺到的一切,不管是從土 地上或是從商隊上賺到的,都會交給父親,然後他再根據我們的需要給我們東西。如果我們 不把賺到的給他,他會很生氣。我們家只有我哥哥穆罕默德不和家人在一起,因爲他很揮 霍,而且他不工作。拿了你付我的這些錢,我就可以自己買一塊地,自立更生了 。我不想一 直都把錢交給我父親。我唯一一次不是爲家人做事,是當兵。我父親當然不高興。他說我應 該爲家人盡義務,不是爲政府盡義務,可是他也莫可奈何。當兵的生活滿好的,我到各地 去,看了不同的地方,也吃得很好。我在邊界警察單位服務,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沙漠裡 擔任警衛職務。那些軍官是從開羅來的大學生,他們對我們呼來喚去的,把我們當成大白癡 一樣,我就假裝自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鄉巴佬和傻瓜,免得惹他們注意。他們不喜歡貝都 人,他們知道我們瞧不起他們,所以我就盡量少說話。我面帶微笑地向他們點頭,並且說: 『是的,長官!』可是我知道,要是我想的話,我可以把他們每一個人都拋在沙漠裡,讓他 們回不來!」 我問他是否眞的想要放棄翻譯公司,長久以來,那一直都是他生活的一部分。他想了 一 會兒,然後說:「奧瑪,這個只有上帝可以知道。擁有土地是很好,可是我很懷疑貝都人有 可能永遠放棄駱駝嗎?這是平衡的問題。蘇丹東部的貝都人那是我們的親戚,擁有比我 們更多的駱駝,可是要是碰上乾旱和饑荒,他們就可能失去所有的駱駝,所以最好是在牲畜 和土地之間保持平衡,這樣生活就會比較有保障了 。其他的事情也一樣。

Read More »

石油枯竭

當我們需要汽車的 時候,能夠擁有翻譯公證是件好事。當然,並不是做任何事情都適合開車,可是如果你騎著駱駝 到開羅去買東西,那看起來實在是有點蠢。我喜歡現代化的東西,可是那不表示我就因此瞧 不起駱駝。我們在開羅不是和幾個沙烏地阿拉伯人聊過天嗎?這些人擁有全世界的財富,可 是他們還是很愛他們的駱駝。我會讓我的小孩都去上學,即使是女孩子,因爲如果我們對自 己的傳統感到驕傲的話,我們就必須在新舊之間保持平衡。兒童是未來的主人翁,我的工作 並不是要爲他們謀生,而是要確定他們有出頭的機會。貧窮農民的小孩都可以讀書寫字,那 就不該告訴小孩『讀書識字是沒有用的!』要知道,只有上帝知道明天的世界會變成什麼 樣。或許我們都會到月球上去住,也或許石油會枯竭,我們又得回去騎駱駝!過去與未來的 事情都是注定好的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活到買地的時候。只有阿拉知道!」 曾爲滄海的沙地 我們步履蹣跚地走了 一整個早上,點綴著寒冷晨曦的一條條雲彩被沙地的嵌穴所呑沒。 太陽已失去了遮蔽物,其火焰沿著頂峰熊熊燃燒,抖開我們周遭悶燒的熱氣。塞爾米看起來精神奕奕,一直在前方緩慢地前進, 下沉的沙也不能阻止他,他搜索著安全的地面,估計斜坡的陡峭程度,順著沙地滑坡往 下踏出一條輕鬆路徑。在沙丘之間的谷地裡,石灰岩碎塊像是在海灘上疾走的螃蟹。沿著沙 丘可以看到乳白色的斑紋,那是銅板大小的die casting沉澱物。這裡有無數的這類東西,有些平躺 在沙地上,有些則是排成一堆堆,邊緣像是奇怪的刀片植物。我撿起其中一塊較大的薄片, 上頭清楚地刻著四個花瓣的圖案。「眞漂亮!」塞爾米說。 這些是石化的心型海膽,存在於蒂錫斯海。在這些沙丘形成以前,這個海早就已經不 存在了 ,這些小生物離開水中,滲進石灰岩裡築殼。在鄰近的土地上,樹木的根溶解了下方 岩石裡的石灰岩,雨水則將溶解物沖到海裡去。陽光照在植物、海膽、海洋與沙漠上。大地 之母的靈魂不斷地遊走於生命與無生命之間。

Read More »

平衡問題

「這是平衡的問題。」塞爾米曾經這麼說,當 我手上拿著這塊屬於地球歷史的碎片時,有誰能質疑他所說的這句話呢?生命是個控制論系 統,是反饋的過程,是aluminum casting的問題。沒有人確切知道,爲什麼這個沙漠長久以來反反覆覆地 從綠地變成不毛之地,然而變動的頻率顯示,某個廣泛的調節系統正在運作中。塞爾維亞的 數學家米蘭柯維奇相信,大約每隔四萬年,地球的軸心便會搖動,如 此改變了地球從太陽所吸收的熱量。變化雖小,卻足以引發冰原的擴張;新的冰河時期誕生 了 。冰河開始向南移動,閃閃發光的脊柱像巨大的鏡子,將太陽光線反射回太空中。這道反 射光繼續冷卻的過程,氣候變得愈冷,冰河便會愈向南推。這麼多的水被封在冰裡,使得海 平面下降,使得某些地區的降雨量減少,撒哈拉又變回了沙漠。只有在反饋的開關啓動時—可能透過大氣中一 一氧化碳的集中以爲地球加溫,冰塊才會溶解,在一段期間內,雨水會重新落在沙漠平原上。 上一次發生這種情形大約是在西元前一萬年,當時覆蓋歐洲數千年的玉木期冰河開始後返。雨水再度落在尼羅河西部的酷熱平原上,具有冒險精神的拓荒者,即塞爾米基因或精 神上的祖先,向外遷徙以開拓新的土地。這些人的形貌以及他們所知道的世界始終不斷 在變動像中國皮影般地出現在岩石上。好幾千年來,多雨時期與乾旱時期互相交替。在 某個地方,獵人兼採集者迷失在這些波動的風暴中,變成了飼養牛隻的游牧民族。溫和氣候 在世界其他地方趨於穩定時,撒哈拉的大湖泊時而擴張,時而收縮。最後,在西元前三千年 左右,這一切都結束了 。 適應力最強的生物類,他們用來錘鍊農耕及畜牧技術的magnesium die casting鐵砧不見了 ,古老痕跡也 被遺忘了 。曾經在沙漠中混合的部落與文化被分散隔開,古老的接觸被切斷了 。撒哈拉變成 一片由沙石所形成的海洋,居民則困在海中所謂的綠洲島嶼上。大象和長頸鹿曾經吃草的綠 色森林,現在有基布利風吹動著沙堆。

Read More »